主页 > F猫生活 >【摄影笔记】遇见自己的奇幻夜晚(二) >
2020-06-13

【摄影笔记】遇见自己的奇幻夜晚(二)

【摄影笔记】遇见自己的奇幻夜晚(二)来自加拿大的Rick。

旅人Steven是英国人,旅程从上海的工作开始。莫名被辞退后,他开始流浪,走了丝路到新疆,穿过巴勒斯坦到印度,落脚在云南大理好一阵子。没钱了就教英文,有空就写电脑或手机APP程式。

「Man!你真的应该去大理看看,那才叫生活。」

Steven跟Rick。

在大理的日子算是规律生活,上课教英文、写程式,没事就晒太阳、喝啤酒、偶尔抽管大麻。既是朝九晚五,也是浪迹天涯。我想像他的生活大抵如是。

「干,你过的就是我理想中的生活啊!你喝那什幺鬼,再来两杯,我请。」我对酒保妹说。

1杯当地越南币值1万,才台币14块,我们喝了大约10杯的苹果酒。

隔壁的加拿大佬感觉到躁动,转头加入,当然也得请他喝一杯。

酒吧白天就是一副安静的样子。充满摇滚革命精神的酒吧。

Steven饶有兴味地看着加拿大佬Rick,指着我:「你猜他几岁?」有着鸡巴脸的光头佬Rick长得有点像是没有头髮的川普,因为他模仿川普像到爆炸,表情很贱。

Rick挑挑眉:「只要过了10点,又喝了酒,我每次都能猜对。」当然他没猜对,Steven哈哈大笑。

「嗯~再来3杯。」我转头跟酒保妹说,以示遗憾。

Steven跟我一样属马,当然他不知道这点,但我们年纪相差一轮。

关于同名的问题,我取这个英文名字的时候,是小学三年级,英国Steven还没有出生,但他坚持他是Steven No. 1。因为这个语言是他们国家发明的,我只能同意。

No. 1为了显示他作为天字第一号的过人之处,开始捲起不知名的烟草,鸡巴脸Rick不住地点头称讚:「好东西、好东西」,顺便解释加拿大最引以为傲的东西就是这玩意:「我们(加拿大)几十种口味,但,他妈的,不合法!」Rick非常的气愤。

酒吧妹转头看着我,「 嗯~再来3杯!」我回应。Steven摇摇头:「4杯,1杯她的。」酒保妹翻了翻白眼,满上3杯。

酒吧旁一景。摆饰很老旧,但很有味道。白天的酒吧卖咖啡。

菸草味道飘散空气中,Steven发表了他5年来的异国旅居观察:「这玩意到处都买的到,但是只有这里,当地人只卖不抽,我从来没看过他们自己抽。」我转头看看四周当地酒客,果然连抽烟的也少。

「1号,你为什幺想旅行这幺久?」我忍不住问了Steven。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当初只是想去看看中国,没想到走着走着就这样了,有时候觉得只是换个地方过活,只是我可以自由选择地点。」

「洒脱!」我有点羡慕。越南酒吧妹直接把3杯酒放上来。

「其实也没那幺好,你知道,每隔一段时间你就得换一批朋友,不是他们离开,就是我离开了。」Steven有点失落:「朋友,有时变得很遥远。」

酒保妹这回自动上了4杯,大家一起乾了。

苹果利口酒让整夜迷幻。我点的调酒sex on the beach 整体而言相当普通,但谁在乎呢。

喝得有点多了,不得不先走。我跟Rick握手,跟Steven拥抱告别,没有交换任何联络方式,有些人就是当下遇到的时刻最美好,交换FB就他妈的俗了。

我跟Steven说:「相逢不在乎是否分手,哥们再会啊!」但用的是中文,我真的有点醉了。

我把机车放在酒吧外,走路回去的途中,想着Steven说的:「只是想看看中国。」

回想起12年前,我恰巧是他的年纪,也在中国旅行。

我搭乘从九寨沟到成都的长途巴士,经过岷江源头(当时以为是长江源头),上来三个藏族人,大约18岁上下,穿着藏族大襟的小伙子指着我偷偷地跟另外两个女孩子用口音甚重的普通话说:「嘿,你看那个人潇洒不?」我除了暗自窃喜之外,也没有跟三人搭讪。

我们恰巧都在汶川下车,藏族青年转车回深山寨落,我则在此等候旅途上的另一位陌生人,準备一起去四姑娘山。

但我数度想跟藏族青年问,是否能跟着他们一同进山,而且我确定他们一定会同意,甚至就是在等我开口了,但我依旧还是走了另一条路。

年轻时读过美国诗人Robert Frost的《The Road Not Taken》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但那未知的岔路风景为何,永远也无法得知。

吃下当地便宜的早餐,算是对这裏的一个想念。酒吧妹其实不太想理我们。

翌日清晨,我步行至酒吧骑车,没想到酒吧白天也营业,变成日间安静的露天咖啡馆,一旁的当地青年,正捲着菸草準备度过慵懒的早晨。

原来旅人Steven的观察还是有误的,我暗笑。

飞机起飞前,我再去吃个道地的早餐吧。